对于在VR里面养一个二次元美少女,这事你怎么看?

[ 导读 ] 消费升级后同人文化形成一个又一个族群,二次元便是其中一支,狗尾草科技的holoera琥珀便是针对这族群所推出的“养偶像”游戏,邱楠表示,未来将是基于此IP开启泛娱乐布局。

当我走进狗尾草科技CEO邱楠的办公室时,墙上的小白板上画着一个美少女,旁边还写了一些人物设定——“身高167cm,体重48kg,喜欢做葡萄料理,讨厌不被信任……”

这个美少女是狗尾草科技预计今秋发布的holoera原型主人公——琥珀,据狗尾草介绍,其实全名叫琥珀·虚颜。利用“AI+VR”,琥珀就生活在头显中,在人们需要陪伴和慰藉的时候发挥作用。

也许你也曾遇到和我一样的情况,伤心难过的时候找不到朋友倾述,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却get不到你伤心的点。

日本NHK电视台就拍摄过一纪录片,里面提到一个无缘社会的概念,无社缘、无血缘、无地缘,虽然还不至于到这么惨,但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洗刷之下,将你原有的有效社交用一屏幕隔开后,怎么去找到一个高效率安慰你的伙伴,似乎变得很重要。

“所以holoera就是抓住了人性中需要陪伴的一个弱点,以及还有控制欲。”邱楠说到。

狗尾草成立于2013年12月,总部位于深圳,其旗下产品有情感社交机器人公子小白,再者就是今天这篇文章的主人公——holoera琥珀。

狗尾草科技管理团队包括邱楠在内有7人,团队总人数截止目前有105人,其中70%为技术。

狗尾草科技累计至今已然融资三轮,投资名单中最为亮眼的即为胡海泉的入资,邱楠表示,羽泉不仅是狗尾草的明星合伙人,还是产品体验官,而琥珀更是成为羽泉签约的旗下艺人。

签约成为艺人,这让小编我不禁联想到初音未来。初音未来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利用了软件用户可以合成自己的歌曲让初音演唱,正是这种人人参与的UGC使得初音这一IP的商业空间拓展。“但是初音未来没法和用户产生交互,只能观赏。”邱楠说到。

那么回到holoera琥珀上,邱楠表示未来是要开启IP+泛娱乐战略,来搭建一个AI+生态圈的,但目前为止核心还是在于产品,所以不想过多谈及生态,他相信产品所衍生出来的每一个服务都会有独立的经济价值,而全部的服务链条再串联成产品的生态。

在问到holoera的陪伴和满足控制欲是否为人们的刚性需求的时候,邱楠认为,刚性需求是可以被创造的,并且需求的强弱是在转换的。

“山顶洞人时代,人们只有‘食、色’两个需求,到了后面才需要衣物蔽体;以及通讯设备的强弱需求在BP机和手机上随时间转换。”

邱楠认为,好的产品是抓住了人性弱点的。

正如Uber打车、饿了么叫外卖解决的是效率、美颜相机满足人们臭美的通病、现下火的一塌糊涂的直播,满足了主播和观众,前者受关注的虚荣心,后者的偷窥欲……

这些现象级的产品正是抓住了人性。

再者,现在的消费不再看经济能力,而是看个性。

无论是日化用品巨头宝洁误读中产阶级的需求而衰败,还是互联网+服务的崛起,无不在提倡“消费升级”这一概念,“功能、价格是产品的基本属性,但它不是购买的理由。”邱楠强调到,现今更多考虑的是产品背后的服务与使用体验,以及族群消费。

holoera的族群定位是二次元市场。

何谓二次元?次元即维度,早期的动画、漫画作品都是以二维图像构成的,其画面是一个平面,所以被爱好者称为“二次元世界”,简称“二次元”。

邱楠认为这是一个2.7亿的市场规模,并且二次元是老少通杀。

“人们少年时代喜欢的东西,长大后还是会喜欢,只不过长大后理性占据了上风,他外在变现没那么明显而已。”

所以也是为什么Pokemon Go给我们带来的童年杀的威力,也是为什么魔兽上映后去补电影票的都是上班族……

在谈到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为持续创新的时候,邱楠对于风口论和七字诀有自己的全新解释。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在邱楠看来 ,风是追不上的,真正能起飞的猪,是已经早就占据了风口,等风来罢了。

而所谓的“专注、极致、口碑、快”,在邱楠解读来看,即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是去奔赴所谓的红海进行一番厮杀,而是站在自己的战略格局,将手中的资源合理配置发挥到最大作用,最后就是坚定不移的执行。

写在最后

未来,原有的人际直接互动的世界,将由一个屏幕隔开——以及与计算机智能交流的新方式——操控我们未来大部分生活。

如果纯粹是为了便利,更快更高效找寻陪伴,这种诱惑将难以抗拒。

但较不易被察觉的是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失去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