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投资3年内能回本,这有支Geek+仓储机器人队伍

[ 导读 ] 一方面,传统仓储正直面消费升级态势的挑战,碎片化需求变相要求仓储弱化存储职能,强化移动流通职能。另一方面,随着“货找人”概念的兴起,存储和移动两个职能合并,用智能机器人完成。近日专访了Geek+。

仓储是供应链中极其重要的一环,若将其职能进行划分,包含了存储、移动、分拣、包装四大部分。而目前这一行业正面临两个趋势,一方面,传统仓储正直面消费升级态势的挑战,消费升级之下个性化需求愈加明显,碎片化需求的背后意味着仓储要进多批次小批量的货物,这就变相要求仓储弱化存储职能,强化移动(流通)职能。另一方面,随着“货找人”概念的兴起,越来越多的解决方案正试图将存储和移动两个职能结合起来,用智能机器人完成。

亚马逊就在自己的配送中心部署了一支机器人大军用于分拣和包装,在全球范围内,不同的公司和组织也在不断为物流业也在对机器人“招兵买马”,除了亚马逊的Kiva,还有瑞士的Swisslog、印度的GreyOrange,以及中国市场的快仓、KID水岩科技、新松、Geek+极智嘉科技、曹操等。

近日专访了Geek+极智嘉创始人兼CEO郑勇,这篇文章在介绍Geek+之余,还剖析了郑勇创办Geek+背后所做的一些思考。

一、Geek+的一些背景;

简单一句介绍Geek+,定位在物流行业,提供仓储物流中的智能机器人解决方案,实现仓储物流智能化,目前主要面向电商零售行业。

Geek+是一支产品技术驱动的团队。以郑勇为代表的创始团队早在2014年就着手研发,到了2015年2月,Geek+正式成立。

随后2015年4月26日Geek+宣布获得心怡物流1000万元的天使投资,后者是阿里持股的物流服务商,也是国内电商物流领域的领头羊。2015年11月,Geek+辅助心怡物流应对双十一高峰订单,取得很好的效果。郑勇告诉,这是一项长期的战略合作,同时心怡物流也是Geek+的种子客户。

再过了近半年的沉伏期,Geek+宣布获得来自火山石资本和另一家知名VC共同领投的5000万元A轮,据悉,这项投资是章苏阳离开IDG创办火山石资本后的首个投资项目

从产品出来到投入商业试验应用,Geek+已然经历过,目前处于批量生产的阶段。合作的客户除了有阿里的心怡物流,还有做特卖的唯品会,以及来自其他领域的。

二、Geek+拣选系统=机器人+后台管理系统+仓储物流解决方案;

应用Geek+解决方案的仓库被划分为仓储区(无人区)和拣货区两个部分,其中占地约90%的仓储区(无人区)为智能机器人的工作区域,。这是一套名为Geek Picking System的拣选系统,软硬结合——机器人和后台管理系统,共同实现针对不同企业的仓储物流解决方案。

这套系统中,每一个货架的底部会贴有二维码,相当于货架的“身份证”,再在地面上每隔一米贴有二维码,用于机器人识别实时位置以及导航路径。改造后的仓库使拣货员只需在拣货区的工作站范围内进行作业,当他需要A物料的时候,通过操作后台系统唤来相应的货架,确认取货后再分拣到播种墙上相应的订单格子中去。相较于传统的拣选方式,极大的节约了拣选时间,提高了拣选效率,并且使人免于在传统仓库中进行反复往返,改善人工作业环境。

机器人本体的参数:高度27cm,较之Kiva矮10cm,行驶更为稳定;速度1.5m/s;载重500公斤;采用锂电池进行浅充浅放,每1-2小时充电一次,保持24小时运转;此外还安有避障传感器,在1.5m内可以做出障碍规避。

后台管理系统的功能:除了有效完成订单处理,还能实现库存管理与存储货位的优化,包括商品搭配的优化及存储布局的优化,如可以根据货架上商品的使用频率实时调整货架布局,让使用频率高的货架更接近拣选工位,从而保证整个系统的运行效率;订单波次与订单执行顺序的优化;机器人的调度,如在多条最优路径下避免交通拥堵,使交通负荷得以均衡,从而提高系统整体效率;与客户WMS/ERP系统对接,并可实现该模块基本的WMS功能。

仓储物流解决方案:机器人拣选系统要与仓库的上下游对接,而且不同客户的业务具有不同的特点。机器人系统需要适配客户的业务需求,并与其他上下游设备和流程做到无缝衔接,最终交付给客户一个完整有效的仓储运营系统,因此,整个仓库物流方案的设计和适配也非常重要。

郑勇告诉,这样一套系统落地时间仅需3个月。

三、棍打机器人行业的上、中、下游“七寸”,就做搬运这个简单重复的标准动作;

说起创办Geek+的理由,要先从郑勇的过往经历开始铺垫。曾就读清华大学工业工程专业,在德国留学过两年,毕业后的就业经验紧绕机器人行业,其中最近一份在新天域负责投后管理的工作,让郑勇观察到了物流仓储机器人的创业机会。

彼时2013年、2014年期间,传统的工业机器人行业存在很多问题,国内企业拥有的核心技术不多,大多是引进国外品牌的机器人,然后做系统集成的工作。在郑勇看来,欧美国家的工业基础领先中国至少3~5年,传统的工业机器人产品技术壁垒很深,由于缺乏对上游核心零部件的供应链控制和核心技术的把握,导致国产机器人产品的成本过高和质量不稳定,所以很难实现盈利,而看下游的系统集成行业,由于行业的分布较广,系统集成服务做不到标准化,这样对公司未来的业务发展有很明显的局限性,所以传统的工业机器人领域在国内并非很好的创业机会。而面向仓储物流的仓储机器人这一领域,与传统的工业机器人核心技术不同,面向上游,可以有效的利用中国的供应链产业集群优势,面向下游的物流行业,由于机器人的应用场景比较固定——移动和搬运,所以仓储机器人更容易产品标准化。这是郑勇对机器人行业和仓储物流行业的剖析,若说蛇打七寸,郑勇便是抓住了这两大行业上、中、下游的七寸。

“为什么我会创办Geek+?首先结合自身在机器人领域多年的行业经验,从仓储物流行业切入,能够看到机器人应用巨大的市场价值。其次从产品的角度来讲,仓储机器人更容易实现产品的标准化,核心零部件可以从国内采购,充分利用我国的供应链优势,通过供应链管理可以实现成本的控制。”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和投资人一样,看好仓储物流行业的市场。

四、这笔投资,2~3年可以回本;

当仓储的主要职能从存储变为流通的时候,原有的基础设施,设备,流程甚至相关的人员培训,都会面临巨大的改变。但很多改变,受制于当前的物理条件,特别是在原有投资没有回收的前提下,去做新的投入、转型和改造,无论在财务和运营上都是非常痛苦的。电商物流尔来有近七八年的历史,但是真正从B2B仓储转型到电商仓储,真正成功的人非常少的。 除了软件和硬件的升级转型,更大的挑战来自人力与场地成本的逐年攀升。

而郑勇告诉,对Geek+这套系统的投资,2~3年可以回本。

定性来看,Geek+这套系统对原有场地改动小,硬件方面机器人本身就是标准品,提高了工作效率做到高度自动化,还节省了大量的员工培训成本;软件方面系统柔性足,能按需部署,灵活拓展。

定量来算的话——

仓库的工位区分派有数名分拣工人,每名工人配合8-10机器人共同工作。

如果说分拣线的普通人工效率以150件商品/人•小时计算,那么采用Geek+仓储机器人方案,工位区每人的工作效率可提升至450件商品/人•小时,工作量相当于3名工人。再加上因为机器人可以7*24小时工作,省去了原有人工的“三班倒”,机器人的工作量相当于翻了三番,1个机器人的工作量就等同于3*3=9个人力。

在机器人系统运营成本,主要有电费、易损件更换费用、维修费用等,这部分费用将与节省下来的管理支出、招工费用、培训费用基本相抵,后期还能节省无人区的照明电费,郑勇告诉

按照天津阿里菜鸟仓库的运行方案:在面积为2000平方米的仓库,配备50台仓储机器人,可减少约40个人力。

最后,郑勇给出的投资回报为2~3年,假设这一数字正确再反推回去,发现这套逻辑是说得通的。

五、和对手相比;

Geek+对标的是亚马逊的Kiva,在国内也有不少同场竞技的玩家。

KID水岩科技于2016年6月13日完成数千万A轮,在看来,水岩与Geek+最大的不同是,它自建仓储,将KID系统和机器人统一部署在自己的仓储网络中,客户根据自身需求按订单量或订单时间向水岩支付费用,水岩提供的是一套优化供应链的SaaS服务。据悉A轮融资后水岩将开始批量生产仓储机器人。

据媒体报道称,阿里自己研发了一款曹操机器人,可承重50公斤,速度达2m/s,但曹操机器人提供的不是“货到人”的解决方案,在实用场景中曹操机器人更多扮演一个跟在人后面帮忙提东西的角色,和Geek+相比的话,适用业务场景不同。

再者还有总部位于上海的快仓,据公开资料显示,快仓由中兴合创团队A轮领投,目前已在唯品会、百世物流商用‍。

六、对行业的一些思考;

1)机器人打开了数据这一灰盒子;

在问到机器人创业和互联网+之间的联系时,郑勇认为“互联网+”是利用信息技术将传统产业数据化,最后以达成共享为目标。传统仓储里面工作的是人,彼时数据无法获取利用,就像是被关在一个灰盒子里面,机器人作为传统渠道的补充介入其中,在提高原有效率的基础上,将仓储这一环节的数据记录,将所接触的企业的信息透明化,大数据背后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2)看待高端产业低端化现象,你总不能让蜘蛛侠去擦玻璃;

在郑勇看来,“高端产业低端化”有两个层面的理解。一个层面是产品的层面,低端化可以理解为国内的机器人实现的功能相对简单,这点他是同意的,因为按照目前中国国情来看,机器人技术方面的积累不足,起步阶段其实是适合从开发功能简单的机器人入手,逐渐实现不同行业的机器人应用,再者并不是所有行业都需要高端性能的机器人。其实你放高精度的机器人去拣选搬运东西,就好比是让蜘蛛侠去擦高楼大厦的玻璃。另一个层面是市场的层面,目前来看投资机构的热钱进场、加上政府的行业补贴,使得很多公司都投入到机器人产业中来逐利,导致了一些产能过剩的情况,大量的机器人产品参差不齐,其实这是对机器人行业某种程度上的不利影响。

3)“那按照这么说的话,生产出来的机器人功能低,其实进入的门槛也低,不担心同质化严重的问题吗?”

“首先这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各行各业对人工替代的需求很多,市场容量很大,成熟的机器人企业应对不了那么多的客户需求,供应侧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真空。再者,功能低不代表质量低,客户体验差,这始终是一个优胜劣汰的市场,想要在市场建立起自己的行业壁垒,并非要靠提供低价产品就能做到,壁垒建立的关键在于用户体验,这就回到了产品质量,除此之外还要看运营的本事、以及对行业的认识、对用户业务的理解等。”

最后,

一个方面,机器人将大规模取代人类工作正在成为一个共识。尤其是物流行业,干的那些简单、重复有机械的体力活,换个角度看,物流行业也是自动化进程加速相对较快的行业。事实上根据罗兰贝格的调查统计数据来看,将有360万个物流工作岗位将因机器人的存在而被重新定义。仓储作为物流行业中重要一支,其应用程度也决定了企业未来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另一方面,未来大数据时代好,物联网时代也好,机器人的出现只会是共生关系,这一关系中一方的增长必将带动另一方的增长,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