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久科技:用互联网思维将机器人卖到传统产业中去

[ 导读 ] 机器人换人项目实施之下,机器人企业数量大增,而大增的背后更多的是一种粗放式的大跃进生长态势,该如何遏制?智久机器人创始人张龙说,这是必经之路。

一个背景。

2012年底,在浙江、广东的传统制造业中兴起的“机器人换人”项目让机器人登上历史舞台,其优势在于数量可控、工作效率高、对再恶劣的工作环境都能适应。2014年6月10日,习近平在两院院士大会上表示,机器人是“制造业皇冠顶端的明珠”。在此铺垫之下,根据新战略机器人产业研究所最新发布数据我国机器人相关公司由4月份的3400多家增长为6月份的3800多家,深圳地区总量就有450家左右,增长态势十分迅猛。

两个趋势。

一是那些不需要动脑的工作饭碗将会被机器人大军一举拿下,这是必定的趋势。

二是分享经济被翻来覆去地咀嚼,你会发现只要是在买和卖的交易当中,分享经济理念几乎可以无缝衔接。在其趋势发展的横轴上我们会观察到,过去贩卖物品,现在出售服务,过去交易的是物品所有权,现在置换的是物品的使用权。

这篇文章将介绍一家生产机器人、贩卖机器人服务的企业——智久机器人。

智久(厦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28日,创始人兼CEO为张龙 ,于2016年5月获得纽信创投数千万天使轮,其产品为搬运机器人。

一、智久机器人的特点?

1、产品研发属性强。(1)团队。创始人兼CEO张龙2006年毕业于厦门大学电子信息工程,有着10年创业经验,从自动化设备、机器人换人项目到研发AGV产品、研发搬运机器人;除张龙外,团队来自于机器人智能、电子、机械动力等领域;再者智久从2013年成立至今专注研发,直至今年5月才成立销售团队;以及团队至今合计100人,六成从事研发。(2)技术。据张龙介绍,智久机器人除了电机和电池是依靠进口之外,其余都是自己研发的。此外张龙还表示智久还有一重身份,即中国特种机器人委员会内唯一一家民营企业,参与国家标准的制定。还与厦门大学、华侨大学等高等院校、研究所建立课题研究和技术合作关系。此外,据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了解到,智久拥有一项新型叉车专利。(3)智久现已成立了厦门、芜湖、西安三大科研和制造基地。拥有占地10000多平方米的制造中心、5000多平方米的总装车间及2000多平方米的总装测试车间。

2、目标客群为中小企业。尽管中小企业成本预算低,但张龙认为,中小企业在中国制造业仍占大头,支持它们使其原有效率得到提升,才是真正地支持了中国制造业,从而实现智久的社会价值。

3、采取RaaS销售模式(Robot as a Service)。在这种模式之下,企业购买的不是机器人,而是机器人的服务。企业拥有的不再是机器人所有权,而是使用权。

二、主打的是一款AGV小车,智久小k。 

(智久机器人该项目由硬件机器与智能系统两块组成)

智久的搬运机器人适用场景主要为工厂、仓库、物流、电商发货等,其主要动作便是“搬运”,将原材料搬运到生产线上,将生产好的产品搬到成品仓库。

智久目前拥有智久小k(AGV搬运机器人)、叉车、标准AGV、非标准定制机器人等产品线。其中AGV搬运机器人——智久小k为今年主打系列。 

搬运机器人也叫AGV小车,是指装备有电磁学或光学等自动导引装置,能够沿规定的导引路径行驶,具有安全保护以及各种移栽功能的运输车 ,一般以蓄电池为其动力来源,属于轮式移动机器人。

智久小k身体长宽高约为80*60*40cm,可载重500kg,行走速度最快为1m/s。

三、分享经济时代,定位目标客群为中小企业主,向其出售机器人服务。

上面提到的RaaS销售模式,客户按照数量、时间租赁机器人服务,无需承担购买成本,张龙给出的智久小k的定价为1800/个/月,而目前的制造业最基本的工种一个月的工资浮动是在3000-4000之间,这里还没说机器人无需五险一金、社保,还不受时间、空间限制、负载更重等优势。

“事实上,这1800并不是一个机器人租赁费用,这1800智久收取的是服务费,它包括了硬件使用费、工程实施费、工程重置费、维修维护费、软件升级和编写费用等。一旦出故障,我们智久承诺是在4小时响应,24小时内解决。”张龙对我说到。

四、此外,张龙还给了我一组数据用来体现智久发展。

1、从2013年成立至今专注研发,智久每年在研发上要支出几千万;

2、销售团队今年5月份才组建;

3、获客速度,在晋江智久用了一个星期拿下15个客户;

4、一个月能完成60个订单;

5、中小企业的订单一般是要1-10个机器人;

6、目前落地了1个城市晋江、以及2个城市人员配置齐全正在展开;

7、2016年计划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大力推广机器人,面向该区域招募城市合伙人,感兴趣的人用其当地的社会资源和少量资金来换取智久的提成和股权;

8、张龙预计在2016年Q3前要完成落地50城的目标;

9、未来十年的规划,专注“搬运”这个动作,要让十年后每一个人打开智久App就能享受服务。

五、以下为专访张龙过程中问到的几个问题:

Q1:做机器人,为什么要做搬运机器人?

A1:首先物流和金融一样是构建商业发展的基础设施,搬运机器人处在物流链条的中转环节上,所站的点是属于一个跨多领域的大市场,再者机器人能做的事情就是要先从人类最标准化、机械化的动作去切入,智能化的步调就是从简单到复杂。

Q2:机器人创业和“互联网+”有什么关系?

A2:智久的RaaS模式就是采取了互联网思维,机器人的重度研发环节我们投入了巨额费用,但实际上间接分摊到用户手中后,这金额再大它们是感受不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边际成本趋于零的互联网思维。

另外我们智久在做的这套,前期将机器人服务介绍给传统企业,正是将互联网思维导入到传统企业当中去,促使其原有效率提升,促使传统产业升级;而后期的我们机器人所读取的大数据可以协助企业做决策。

换位思考来看,我们收集大数据在帮助企业后期做决策的同时,也是客户系统不断驱动我们机器人迭代成长,相当于一种C2B定制模式,也正满足工业4.0的要求。

Q3:机器人行业正遭遇高端产业低端化,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国际机器人联盟的一份报告显示,在中国工业机器人保有量中,5台中有4台来自国外厂商,主要是日本、北美和欧洲。中国企业在这个行业最大的短板是缺乏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其核心零部件都要依赖进口,导致成本居高不下,另一方面很多不具备生产资格的企业进场,扮演着一个“组装厂”的角色大量生产,导致生产过剩而引发了价格竞争)

A3:低端化说明这个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唯有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才能与大企业相竞争。所以智久一直注重产品研发,专注核心竞争力。

组装厂企业如果只做贸易而不研发的话,会引发市场价格竞争。如果是为了钱而“研发”,这样“研发”出来的产品所换取的钱会再次进入“伪研发”的恶性循环。

这种注重眼前利益的企业是缺乏长远目标的,长远的话我们要更注重的是市场定位、投资回报,真正做事的企业应该是奔着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周期去做好一件事,要有一种打持久战的态度。

做硬件创业这块难像互联网那样裂变生长的速度,硬件to B企业从生产出一件产品到收到用户反馈至少6个月,而互联网上线一个App到收到反馈一天就能实现。所以做我们硬件创业的就更应该注重长远的目标。

企业的生命力必须体现在产品生长上,唯有真正研发出来的产品进入市场获取用户的认可和反馈,才能促使产品不断迭代生长,这才是决定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所在。

Q4:所以高端产业低端化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A4:我不认为这会驱逐良币,这反而是一个促使良币快速迭代生长的必经之路。

伪研发这件事是行业很常见的事情。所以研发就应该往基层去打,越牢固越好;销售要找匹配度高的客群,像是库卡这种一台就卖20万的,已经抢夺了全球前几千家客户的份额,所以大客户市场不是智久的菜,智久会选择中小企业去切入,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中小企业才是制造业中占大头的那块市场。

六、写在最后

机器人领域正陷入一种恶性循环当中,高端产业低端化、生产的劣质产品导致产能过剩,而造成这一死循环的最根本原因在于扶持政策和补贴背后缺乏监管机制,导致很多不具备生产条件的企业大量涌入,以及政府所给予的隐性担保也让资本抱着一种击鼓传花的心态进场,从而加剧了泡沫。

“粗放式”、“大跃进”、“一窝蜂”可以用来概括目前机器人领域的发展态势,不仅造成资源浪费,还严重拖累行业发展,低端产品的充斥只会对国产品牌的打造有害无益,最后,又该如何来遏制这种态势?

智久认为这是必经之路,但目前来看,任重道远。

以及

“我是看黑科技的记者Flamingo,坐标深圳,欢迎加我微信号flamingo92切磋,欢迎企业加我进行约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