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勒克县有支乡村青少年摔跤队

前些年风靡全球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相信大多数人都看过,大家被电影中亲情教育打动,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那一次次精彩的摔跤比赛场景。 

握手、搭肩、抱头、勾腿、发力……不借助任何工具的摔跤比赛,是真正意义上人与人的徒手较量,既需要力气也需要勇气和胆量。

7月31日,记者在尼勒克县乌拉斯台镇九年一贯制学校内遇到了一支乡村青少年摔跤队,26个孩子在简陋的环境中刻苦训练,渴望通过摔跤改变命运,开启不一样的人生。他们的故事不是电影,却一样令人动容。

乌拉斯台系蒙古语,译为“杨树”,寓意“正直、正义”,地处县城以东69公里,属于唐布拉百里画廊东大门,“山水相依、绿廊环绕”的河谷地形让这里环境秀美,但是由于相对偏僻,孩子们都有走出大山的愿望。

除了求学,还有什么出路呢?

镇党委、政府有关人员在调查了解中得知,这里的孩子由于长期爬坡上坎,普遍上肢长、爆发力出色,这恰恰是摔跤运动员需要的特质。同时,摔跤运动本身也是蒙古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的传统体育项目,从小耳濡目染,孩子们大多都很喜欢这项运动。

为了发挥这些孩子的特长,该镇将学校的一间活动室作为训练室,又组织干部群众捐款,购买了训练用的垫子和服装。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名好的教练。

从这里走出去的31岁青年巴合提拜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他从乌拉斯台镇的小学毕业后就去伊宁市上学,后来上了伊犁州体育运动学校,学的专业就是摔跤。毕业后,他并没有放弃专业,曾经在兰州队从事过专业运动训练,多次在各地举行的比赛中获得过奖项。回到伊宁市后,他除了打比赛之外,还在一家健身房承担教练工作,收入不错。

要说服他来到远离伊宁市的乡村给一帮孩子做教练,应该不容易吧?大家都这么想。出乎意料的是,该镇工作人员与巴合提拜说了此事后,他竟然立即爽快答应了。

“这里是我的故乡,我曾经和这里的孩子们一样渴望得到专业的训练,渴望走上更大的舞台。虽然来到这里会减少我的收入,但是,挣钱不能成为人唯一的目的。”巴合提拜告诉记者,现在平时每周周末他要从伊宁市赶到乌拉斯台镇,给孩子们训练。寒暑假在这里吃住,一待就是一两个月,虽辛苦,但是他觉得很充实。

现在有26个孩子跟着巴合提拜学摔跤,而摔跤可作为乌拉斯台镇九年一贯制学校的周末课外课,也是最受孩子们喜欢的科目。不仅是附近村子里的孩子,还有周边乡村的孩子也都跟着他学习。有的孩子为了学习摔跤,假期就吃住在这里。

当天,在学校操场的小舞台上,孩子们都在认真训练,弯腰躬背,自动列出一排,队伍最前面的队员跳马通过这一排“人造障碍物”后,到了队尾也自动弯腰躬下身子。第二个队员紧随其后,重复之前的动作……短短几十秒内,26个孩子全部完成了热身运动。巴合提拜说,光是热身动作就有三十多个,全套做下来要一两个小时,虽然小家伙们一个个汗流浃背,但每个人每个动作却做得非常认真。

叶斯泰·居马泰今年14岁,是孩子们中年龄最大的。他的愿望是进入专业队训练,目标是“摔到世界舞台上去”。所以,他不但自己要认真训练,还配合教练做好学员们的管理和带训工作。年龄最小的叶尔扎提,今年才7岁,但是他一点都不认输,每一个热身动作都坚持做到位,连翻十多个跟头,差点翻到舞台外面,惹得大家一阵大笑。而11岁的叶力努尔敢与大人扳手腕,满脸的自信。

有一个孩子与小伙伴摔跤时,肚子可能摔疼了,巴合提拜看到了,赶紧走过去抱着他,给他揉,并不断地鼓励和劝慰。这个时候的他不仅仅是教练,更像是父亲。

半年时间,训练就有了效果,孩子们在比赛中获得了25公斤级、30公斤级、35公斤级、60公斤级的4个金牌,50公斤级的一个银牌,两个孩子被体育专业训练队招录。

8月5日,巴合提拜将带着从学员中挑出的12个孩子,参加在伊宁县举行的一场比赛。阿克特列克握着自己的小拳头说,很有信心。

尽管条件有限,巴合提拜还是让孩子们穿上最漂亮的衣服,“要让他们学会承受最艰苦的训练,也要学会享受舞台的荣誉。这些山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就缺乏自信,摔跤运动让他们知道自己能行。”巴合提拜说,“让一部分有天赋、有条件的孩子成为专业运动员,让一部分孩子通过体育特长考入心仪的学校,为这些山里的孩子开启一扇成才的大门是我的心愿。”

这么辛苦付出,摔跤给你们带来什么?“自信!”孩子们大声说。

短评

一个小小的乡村学校,一群有梦想的孩子,一个热爱故乡的年轻人,他们在做的看似一件小事情,其实,也是在梦想的土壤里埋下希望的种子。摔跤不仅仅是一项运动,这种运动中所包含的顽强拼搏、永不言败的精神才是最可贵的。希望这些孩子通过摔跤收获抗挫折能力,强健体魄,找到自信,走出自己的精彩人生。